2019A股负向舆情百案榜全貌

2019-12-25 16:37 | 来源:未知

2019A股负向舆情百案榜全貌



提要:本年度负向指数“爆表”公司多达13家,排前三位者分别为*ST康得、ST康美、暴风集团。今年上市公司负向舆情整体呈现四大特征:一,股东危机、经营危机、关联方侵占孪生相伴;二,经营丑闻黑天鹅频出;三,实控人、高管被拘案件高发;四,摘牌退市猛增。
视窗:企业经营承压,难免会面临等多的突发事件,而这些事件一经披露以及被媒体关注的 话,就很容易变成舆情黑天鹅。

就上市公司负向舆情传播情况,我们独家设计了一套“负向指数”体系,以对某一上市公司的年度负向舆情进行相对量化的评估。负向指数按照如下步骤计算:
首先,将上市公司的负向舆情归为四大类:业务类负向舆情、合规类负向舆情、关联方类负向舆情、不属于前三者的则归入“其他类”。
其次,每一类别的负向舆情下设数个负向指标。比如,业务类负向舆情下设业绩下滑、经营丑闻、经营危机、经营停滞、破产重整等指标;合规类负向舆情下设监管问询、监管处罚、立案调查、高管被拘、实控人被拘等指标;关联方类负向舆情包括股东危机、内幕交易、证券操纵、关联方侵占等指标。
再次,每个类别的负向指标根据严重程度,赋予1-5不等的负向值。比如,业绩下滑的负向值为1,经营丑闻的负向值为2,经营危机的负向值为3,经营停滞的负向值为4,破产重整的负向值为5。
然后,根据《经理人》的舆情监测系统显示的事件传播热度,我们将计算出各公司本年度的舆论关注度数据,数值范围为1-10。舆论关注度受两个因素的影响,一是企业自身的知名度,二是事件本身的爆发度(两个性质同样的事情,因为企业知名度不一样,其引发的关注也不一样)。
最后,根据各公司的各个负向指标累计值及舆论关注度,最终计算得出该公司的负向指数。
本年度的“A股负向舆情百案榜”(详见文后所附榜单)显示,入榜的100家上市公司,负向指数从285到14不等,负向指数高于100者多达13家。排在前两位者分别为*ST康得(康得新,002450.SZ)、ST康美(康美药业,600518.SH),负向指数分别为285、237.6,也是仅有的负向指数超过200的;排在第三位的是暴风集团(300431.SZ),负向指数167.4;第4-10位分别为派生科技(300176.SZ)、ST天宝(002220.SZ)、深大通(000038.SZ)、乐视网(300104.SZ)、*ST鹏起(600614.SZ)、恺英网络(002517.SZ)、长生退(长生生物,002680.SZ)。
康得新的负向指数之所以高居榜首,在于其各负向指标的丑闻全面爆发。本年度内,康得新不仅出现了经营危机、股东危机、市值大跌等恶劣形势,还持续收到交易所及证监局的问询与处罚,甚至引来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更进一步,其还存在财务造假、关联方侵占、实控人被拘等资本市场丑闻,特别是其存放于北京银行的122亿存款“不翼而飞”,将其送上了各大热搜榜。这一系列事件,使得康得新的舆论关注度持续居高不下。
排在第二位的康美药业,几乎可以说是本年度和康得新齐名的“明星丑闻公司”。本年度内,康美药业涉及的负面事件包括业绩下滑、市值大跌、监管问询、监管处罚、立案调查、财务造假、关联方侵占等等,特别是其披露的300亿“会计差错”,招致了无数的舆论讨伐。
负向指数排在第三位的暴风集团,一如本文开头所描述的危机缠身。短短4年,暴风集团走完了从高光时刻到几近破产的生命历程,堪称从云端跌落并且滑向万丈深渊的典型代表。
横向来看,“百案榜”中涉及的负向指标共计19个,其中,监管问询、监管处罚、股东危机、经营危机等指标所涉及的上市公司数量靠前。入榜的100家上市公司中,收到了监管问询函的高达82家,控股股东爆发了危机的有46家,领了监管处罚的也是46家,自身经营出现危机的也有42家(图1)。
资料来源:经理人
负向指标中涉及公司最少的是暴力抗法,唯一一家出现了“暴力抗法”的公司是深大通。2019年5月22日,在证监会4名调查人员上门送达立案调查通知书时,深大通方面人员对其进行言语攻击、恐吓、推搡,甚至摔坏调查人员的执法记录仪。
此外,2019年度的上市公司负向舆情还呈现出四大独有特征。
特征一:股东危机、经营危机、关联方侵占孪生相伴
本年度百案榜中出现股东危机的有46家,出现经营危机以上严重情况的有50家(其中经营危机42家、经营停滞3家、破产重整5家),出现关联方侵占(主要是大股东对上市公司的侵占)的有24家。
从数量来看,三个指标涉及的上市公司都不少。进一步探寻,其实这三个指标之间存在一定的逻辑关联。
比如,上市公司经营每况愈下,大股东为了保壳对上市公司实施财务资助,从而拖累大股东产生危机;再比如,行业景气、信贷宽松之时,大量上市公司大股东实施了加杠杆的扩张性投资,要么质押上市公司股权进行融资,要么让上市公司为大股东的融资提供担保,随着宏观层面的去杠杆以及资管新规的实施,市场的资金面大幅紧缩,大股东债务危机爆发,大股东对上市公司的资金侵占问题也浮出水面,资金被侵占的上市公司也发生经营危机。
榜单数据显示,2019年同时存在经营危机、股东危机、大股东侵占这三个负向指标的上市公司达到了14家(表1),占比14%。

资料来源:经理人
天翔环境(300362.SZ)可以说是爆发经营危机、股东危机、大股东侵占的典型代表。
2018年10月,天翔环境首次曝出债务逾期。之后,公司接二连三遭遇纠纷诉讼、银行账户冻结、资产冻结等事项,正常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产品交付难以按期履行,导致项目违约,公司经营的可持续性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截至今年9月30日,天翔环境及其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约24.91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889.21%,已经是资不抵债。
天翔环境之所以爆发巨额债务危机,与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的侵占有着密切关系。经审计2018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天翔环境控股股东邓亲华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约24.31亿元。大股东对上市公司的资金侵占又是如何实现的呢?
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上市公司向邓亲华指定的账户打款。比如,2018年1月1日至7月17日之前,天翔环境向其供应商转款共计21.95亿,之后这些款项又流向邓亲华所控账户;同期,上市公司又直接以借款名义向邓亲华提供资金5.41亿。另一种是,上市公司为实控人的借款提供担保。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天翔环境为邓亲华的对外借款提供的担保余额为3443.44万。
无论是直接向控股股东打款,还是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天翔环境皆未披露该等重大信息,因而遭至证监会的立案调查。
之后,因邓亲华自身爆发危机,无法归还所侵占的天翔环境的巨额资金,从而将上市公司拖入泥潭,天翔环境也爆发债务违约,同时,经营情况急转直下。
2018年,天翔环境营收3.5亿元,同比下降62.68%;归母净利润亏损17.44亿元,同比暴跌2770.05%。2019年前三季度,天翔环境实现营业收入1.87亿元,同比下降40.4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9.32亿元,同比下降284.23%。
截至上半年末,天翔环境总资产48.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却为-4.85亿元。
天翔环境的案例,非常充分地说明了经营危机、股东危机、大股东侵占等不良情况的孪生相伴性。
特征二:经营丑闻黑天鹅频出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百案榜中共有11家上市公司存在经营丑闻的负向舆情,甚至包含一些经营良好甚至优质的上市公司,比如,洽洽食品(002557.SZ)、安信信托(600816.SZ)、大族激光(002008.SZ)、步长制药(603858.SZ)、同仁堂(600085.SZ)、华泰证券(601688.SZ)、江淮汽车(600418.SZ)等。
具体而言,经营丑闻有产品质量风波,有违规经营事件,有出言不逊惹祸上身,还有环保造假躲避监管。
2019年8月23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10批次不合格食品通报中,1批次洽洽瓜子中招,其生产的小而香奶油味西瓜子,二氧化硫残留量超标。8月28日,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16批次食品不合格,其中洽洽有一批次焦糖瓜子,霉菌检出值超出标准规定。
洽洽瓜子产品质量风波没过几日,华泰证券又被曝出违规经营事件。8月26日,江苏证监局挂出的一则处罚决定显示,华泰证券在代销“聚潮资产-中科招商新三板I期A、B专项资管计划”的过程中存在使用未经报备的宣传推介材料之违规行为。华泰证券此次违规代销的中科招商产品是一只极具争议的产品,此前被曝违约,其中更有6000万元资金投向成谜。江苏证监局认为,该违规行为反映出华泰证券内部控制不完善,因而责令其整改。
除了洽洽的产品质量风波和华泰证券的违规销售,更加引人注目的是大族激光董事长的出言不逊惹祸上身。
大族激光是外界公认的白马股,其业绩多年来稳步增长,股价从最初的21元,最高曾涨到60元。但在2019年大族激光遭到媒体质疑,建了8年的欧洲研发中心未见完工,而且中途不断追加预算至10.5亿。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经过实地调查,大族激光欧洲研发运营中心所在地Parkwag1,6390Engelberg,Switzerland(系此前大族激光披露的地址)并无在建的所谓的“欧洲研发运营中心”项目,而只有酒店项目。根据当地人透露的信息,当地只有一家五星级酒店,系在旧酒店的基础上改建而成,目前仍在施工中,而对于大族激光所谓的“研发运营中心”,当地人并不知情。
随后,央视记者就“研发中心何以变酒店”之事,电话采访大族激光董事长高云峰,后者怒怼记者:“你是什么角色?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这个是我们自己的资金,我当然有权利做任何经营决策,你管我那么多!”
此电话采访录音一经曝光,大族激光立刻陷入舆论漩涡,批评声不绝于耳。
为此,深交所在第一时间督促大族激光发布致歉公告,并对其上述不当行为予以批评,提醒公司实际控制人、董监高应当虚心接受媒体监督。8月1日晚间,大族激光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近期在回应相关媒体过程中,因情绪激动发表了不当言论,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对此深表歉意。
相较于大族激光的祸从口出,江淮汽车涉嫌环保造假则性质更为恶劣。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在依法开展的新车一致性检查中,对江淮汽车生产销售的江淮牌特定型号车辆进行抽检,发现抽检车辆的车载自动诊断系统(OBD系统)功能性检测不符合相关标准要求(所谓OBD系统,就是根据发动机的运行状况,随时监控汽车是否尾气超标,一旦超标,会马上发出警示)。
换句话说,江淮汽车的OBD系统涉嫌环保造假,机动车生产企业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因此,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对江淮汽车开出了1.7亿元的巨额罚款,创下车企环保罚单最高记录。
从这些案例来看,并非业绩稳健的上市公司就能够避开负向舆情,一些突发的黑天鹅事件,一样会将企业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特征三:实控人、高管被拘案件高发
本年度上市公司负向舆情中,另一个显著的情况是实控人、高管被拘案件高发。本次百案榜共计有19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或高管被拘捕,其中实控人被拘15位(表2)。被拘者涉嫌的罪名既有操纵股价、内幕交易、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等经济类案件,也有故意杀人、黑社会、猥亵女童、妨碍公务等刑事、行政类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