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隋唐运河水文化生态博物馆的构想

2019-12-24 19:53 | 来源:未知

建立隋唐运河水文化生态博物馆的构想

 
 2019年7月24日,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这是继申遗成功之后,大运河保护和利用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大运河包括京杭运河、隋唐运河和浙东运河三部分。皖北地区是隋唐运河通济渠的流经之地,河道长达180公里,目前尚保留有水河段47公里,无水河段约133公里。由于隋唐运河柳孜码头和泗县段河道被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因而通济渠皖北段在整个隋唐运河体系中具有独特的价值。结合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布局,我们认为,依托皖北现有的运河河段,安徽可以建立隋唐运河水文化生态博物馆。

  水文化是指人类围绕水和水事活动所创造的生态文化的总称,既包括精神层面的,也包括物质层面的,前者主要体现在上层建筑领域;后者主要包括水利工程、节水技术、水景建设等经济基础领域。水文化作为我国传统生态文化宝库中的奇葩,对于当前的生态文明建设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生态博物馆是以某个特定区域为单位的“活态博物馆”,其生态的涵义既包括自然生态,也包括人文生态。生态博物馆面世以来,由于其对传统博物馆的结构和功能作了拓展和升华,所以在欧美国家得到较快发展。1995年中国和挪威两国联合在贵州省六枝特区梭戛乡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生态博物馆——梭戛苗族生态博物馆。

  隋唐运河的起点在洛阳,主要由通济渠和永济渠南北两个支渠构成。其北支永济渠通达涿郡(北京),南支通济渠流经河南、安徽、江苏、浙江而通达杭州。在皖北建立隋唐运河水文化生态博物馆,主要出于如下几方面的考量。

  第一,有利于弥补水文化研究和展示平台的缺失。以往的水文化研究或局限于思想文化等“形而上”的层面,或主要关注于具体的水工建筑等“形而下”的层面,至今尚缺乏一处综合性的、具有应用价值的水文化研究和展示平台。皖北不仅保留着丰富的运河文化遗存,而且尚有长达47公里的古运河河道,因而是打造水文化生态博物馆的绝佳场所。

  第二,有利于为应对水资源危机作贡献。皖北隋唐运河流经的淮河流域地势平坦,水网密集,堪称我国农耕文化的荟萃之地,也积淀了颇为丰富的水文化精华。由于以往对水文化中包含的集水模式和节水技术关注甚少,甚至包括新疆坎儿井、沿海“御咸蓄淡”工程、稻田养鱼、庭院雨水收集以及山水城市营建等水文化遗产也多遭尘封。鉴此,潜心打造一处具有集大成意义的水文化生态博物馆,使之成为我国乃至世界的一处水文化科研和推广中心,可以为应对水资源危机作出独特贡献。

  第三,有利于运河水文化的活态传承。建立皖北隋唐运河水文化生态博物馆,可以将现存47公里的通航河道视为一个“活的有机体”,将沿线码头、桥梁、沉船、民居、民俗等文化遗存视为这个“活的有机体”的有机组分。这就有利于发挥整个皖北段隋唐运河的活态属性,从而使得大量“散珠碎玉”般的运河遗迹和遗物在皖北运河上交相辉映。

  第四,有利于在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中展现文化特质。在近似的自然本底和人文背景下,隋唐运河沿线各地在国家文化公园建设过程中很容易出现趋同现象。如果将传承创新水文化作为皖北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主题,完全能规避重复性建设,形成独树一帜的效应。

  第五,有利于增加蓄水量和减缓雨洪之害。自古以来,淮河流域不仅“水少”,也每每出现雨洪水灾。借助建立水文化生态博物馆的契机,恢复或部分恢复隋唐运河的废弃河道,既可扩大水文化生态博物馆的规模和内涵,也可为淮河流域新增一处容量可观的雨洪蓄积设施,可取得增加水资源蓄积量和减缓雨洪之害的双赢。